儒梓臾

占tag致歉,宣群皮气和气场不是问题,公告在第二页,不要严肃,就是一个沙雕群,严肃或者注重脾气的人希望可以绕行,感谢!

求文,占tqg抱歉

之前再找盾冬文的时候看到一篇美国队长拥有穿越能力可以穿越到以前的时间的文,收藏了但是现在找不到了,哪个姐妹看到过请分享给我,谢谢!!!!


【朱白\RPS】我栓牢你了

接上[HE结局]

@唐筱云 的联文

剧情走向:儒月

文章修改:唐筱云

糖糖:谢邀,是的,我再次把阿儒的文翻了个倍,1600多字修改到了3393个字[正文],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做到的,但我确实加了不少字,对此我无话可说。

下面是正文

等白宇坐上了回国的飞机时才反应过来,自己要去哪里找朱一龙?他在哪?那封信是他写的吗?但是等白宇看到了那封信的时候,不等思考过来,身体已经比脑子更早的做出了反应。

但在现在白宇已经彻彻底底的清醒过来,看着窗外翻腾的云层。白宇想,龙哥他在出事前也看过这样的云层么……想到这又忍不住摇了摇头,怎么会是龙哥呢!说不定是人家把信送错地方了。白宇想了半天只觉得脑袋越来越混乱,只好强迫自己睡觉。

————————————————

出了机场,白宇才反应过来自己并没有做什么保护措施,但这次回来和上次走一样,没有任何人知道,但也是为了同一个人——朱一龙。白宇暗暗叹气,心想自己一颗好好的白菜怎么就栽在了一只“朱”的手里,出不来了呢?!

“不应该,舍弃了、死心了、放手了、断念了,无可奈何不耐烦。”一个好听的男音在上衣口袋里响起,白宇立刻的掏出了手机,手机显示是陌生来电,也不知道打电话的人是不是监视了他,要不然怎么会刚巧在他出了机场就打来了电话,这样想着却下意识的接听了手机。

“喂,你是白宇吗?”白宇刚接听电话还没来及说话,就听那头传来一个好听的女声,声音很温柔,也很温和,很像他龙哥再说话的感觉。

他刚这样想着就又听到对方说话“我是朱一龙的未婚妻……”剩下的话他听不清了,耳朵好似突然失了聪,还有有什么东西从眼眶里涌了出来,在脸上流下湿湿凉凉的痕迹,最后消失在遮挡着脸庞的口罩里。

他或许应该庆幸,庆幸自己戴了口罩和帽子,不然他可能现在就已经当众出丑了,白宇的手还依然握着手机,却难以掩饰的颤抖着,对方这是来挑衅、炫耀的吗?

还没等他继续往别的地方想,电话里的声音又大了一些,直接叫醒了正在往狗血言情剧上想的白宇,那声音有些严厉了“白宇!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真的好像他龙哥,连生气都像,所以他们在一起……也好,这样想着却在嘴上应到“在听。”可声音还是有些带着哭腔的颤抖。

电话那头明显是听出来了,因为那女声明显的柔和了点“你龙哥在×××医院,小白……你快点来吧。”

白宇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女声的“你快点来吧”的上面,丝毫没注意到“你的龙哥”和“小白”。

以为朱一龙快不行了,让他快点去见最后一面的白宇,匆忙招了一辆车,快速的赶往那家医院。

————————————————

白宇火急火燎的赶到医院门口,然后被一个气质特别像他龙哥的女人吸引住了视线,他有种预感,这个女人就是他龙哥的未婚妻,那个女人也看到了他,随后快速向他走来然后开口道“白宇……朱一龙他……”那个女人的声音有些低语气迟疑,白宇忽然慌了,他没赶上见他龙哥最后一面?这样想着他下意识的问出了声“龙哥怎么了?”颤抖地声音里满是恐慌。

女人看着他的神态,无奈的叹了口气,开口道“朱一龙……他在408号病房里,他……现在还处于观察期,可能……”女人语气里满是迟疑,好似不知该怎么对他说。

白宇已经不想继续听了,他怕他听到他不想听的内容,于是他干脆直接绕过了女人跑向医院,慌慌张张的照着房间号找到了朱一龙的房间,打开门就看见:

午后的阳光投过医院的窗户撒在了朱一龙的脸上,照的好似那个在床上昏迷不醒的人,只是和17年他们拍戏时装睡一般,十年的时光并没有在那人身上流下痕迹,他好似还和17年一样,那样的帅气,那样的温柔,若说时间真的对他有什么改造的话,只能说时间把他这块美玉雕琢的更加精美细致了。

白宇小心的从门口走到床前,摘掉了帽子和口罩,看着躺在床上安静的人,他的眼眶又湿润了起来,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龙哥,哈,我来了,你瞧瞧你,都不等等我……”说着说着白宇终有忍不住哭了出来,跪坐在了朱一龙的床边哭着说道“哥哥,你怎么啦,你起来啊。”然后又突然哭着笑了起来“唉!毛猴!你说说你,在山上住了那么长时间,怎么回来一坐飞机就出事了啊!要是你不能出山的话,你干脆待山里得了!”

白宇就这么一个人坐在那里,一会哭,一会笑,一会怀念,一会小声的自言自语,一直到太阳快下山都是这样,终有还是有人忍不了他现在的状态,把他叫了出来。

白宇平静的看着她,开口问道“有事吗?”面前的女人平静地看着他,然后答非所问的叙述了一个故事“很久以前有一个女孩,她有一个竹马,她的那个竹马在17年的春天里遇见了一个人,然后在17年的春末夏初之时爱上了那个人,并在之后的十年里一直爱着那个人,直到……那个人放弃了他。”

白原来听的还不是多认真,可随着女人的逐渐讲述,他的表情变的认真起来,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原本还在把玩着的手颤了一下。

女人没有管他的动作,也没在意他的表情,继续用平淡的语气说着那个故事“竹马以为那个人不要他了,于是竹马找到了女孩,说‘我想让他放心。’至于让谁放心,放心什么,竹马和女孩好似心照不宣的都知道,两人都没提那个人的真名,然后竹马和女孩宣布订婚,并于来年的6月13日这个特殊的日子结婚。”

女人说到这停了下来,看着微低着头看不清脸上表情的白宇,继续开口道“可是竹马在结婚之前突然收到了一个采访,采访完就给女孩发了条消息说‘有人说……他还爱我,我害怕他再次把我推开,可当我回过神来时……我已经订好了机票,或许……我的心还不允许我放开他,所以……我还是想再试一次,哪怕最后依然是遍体鳞伤。’发完这句话竹马就在也没有消息了,直到航空公司和医院同时打来电话,告知竹马的家人和女孩,竹马坐的那次航班遇到了强气流,正班旅客伤亡惨重,好在竹马只是重伤昏迷。”说到这女人的眼神也不再平静起来,有些严肃的看着还在低头地白宇,沉声说道“白宇,我想你知道我说的都是谁吧。”

一直低着头的白宇也终于抬起了头,他的眼眶已经红了,脸上满是泪水,女人看着他现在的样子继续道“现在医生说他现在的情况不稳定,还不能确定什么时候可以醒过来,我在这照顾他并不合适,所以,他身边还缺一个可以照顾他……的人,白宇你懂我的意思吗?”她空掉没说的那个词其实是“一辈子”,朱一龙需要一个可以“照顾”他一辈子的人,希望白宇可以理解她的意思,想到这她微微的叹了口气继续道“我想,你既然可以因为他退圈,甚至离开自己的家人,那说明你可以为他了放弃一切。”希望小白你不要辜负我们CP粉的信任“他就交给你了。”

白宇擦了擦脸,透过小窗望了一眼病房里正昏迷着的人,又正过头直视着面前的女人,郑重地应道“好。”

————————————————

一个月后

这天,阳光正好,白宇将朱一龙床头花瓶里的花换成新鲜的后,照例坐在他龙哥床前,握着他龙哥的手,开始讲述那些曾经的事情“龙哥,你还记得吗?那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二年的某一天,阳光和今天一样好……”温柔的声音满是怀念。

白宇絮絮叨叨地对着他龙哥说着那些过往,过了好久他龙哥也和这三个月的每一天一样,没有丝毫的动静,可在他坐着的另一边,朱一龙的手指微不可查的动了动。

白宇看着没有丝毫动静的朱一龙微微叹了口气,起身离开病床前,走向旁的桌子,打算倒些水给他龙哥喝,倒水的同时自言自语着,在朱一龙没醒的这三个月来他几乎每天都这样,倒也不在意有没有人回答,所以白宇在想到那些在这三个月里已经准备好了的资料时,忍不住调笑道“龙哥,我证件都准备好了,你要是再不醒,我就要和别人去结婚了哦。”

可这次和平时不一样了,因为有人回答了他。

“那我可不能让你跑了。”朱一龙的声音很是沙哑,却充满了笑意。

白宇下意识转过了身,就看见原本在床上昏迷着的人已经醒了,眼中满是笑意的望着他,同时也正艰难的撑着身体试图坐起。

白宇立刻冲到了病床前,按下了想要起身的朱一龙,同时按下了病房的通知铃。

————————————————

又一个月后 冰岛

阳光照在刚走出冰岛民政局的两人身上,温暖且舒适,朱一龙看着身侧的人笑得开心,白宇有些无奈的看着他龙哥,忍不住问道“哥哥有这么开心吗?”

“有,因为我栓牢你了。”朱一龙的回答的认真,脸上也依然挂着开心的笑容。

白宇下意识翻了个白眼,可是浑身上下都透着“我很开心”的感觉,丝毫不像他表面上表现的那样嫌弃。

朱一龙却在他高兴的时候拉住了他,一反刚才的开心,满脸认真的看着他,语气满是认真和决绝的开口道“小白,这次我不会让人后悔了的,你要是后悔了的话,我会像沈巍说的一样,勒也要把你勒死在我怀里。”

白宇看着眼前这个执拗认真的男人,无奈的开口道“龙哥,现在的场景你不能说点情话吗?”

朱一龙很想反驳他这句也是情话,却还是顺着他开口道“我的心略大于整个宇宙。”

白宇微微怔了怔,显然是没想到他说的竟然是那封信上的话,但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同样认真的看着他龙哥回道“我的爱包含了一个心略大于宇宙的你。”

【朱白\RPS】我的爱包含了一个心略大于宇宙的你

接上[BE版结局]

@顾笙弦 的联文(虽然是联文,但这一整章都是她写的,不关我的事!哭了找她!)

朱一龙最终离开了这个世界

飞机失事,没有任何乘客生还,白宇接收到的那封信,是朱一龙最后与这个世界的联系,白宇打开微博只看见工作室发的消息,白宇愣愣地看向自己手上的信,他去查过这班航班,飞往冰岛,白宇明白朱一龙是为了来找他,这么久了,朱一龙未放弃他,却放弃了自己,走向了一个深渊。

白宇回国了,为了参加朱一龙的葬礼,他看着挂在礼堂上的黑白照,看着早已泣不成声的朱一龙的父母,他从来没有如此迷茫过,如今的心宛如那天分手的样子,甚至比那天还要麻木,他的龙哥啊,最终是离自己而去,直至消失不见。

葬礼结束了,白宇坐在椅子上,静静地抱着自己的头,听到有人坐到了自己身边,他慢慢抬起头,是那个记者,白宇直了直身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小顾,有什么事吗”

记者拿出一本笔记本,递给白宇,说:“这是龙哥走之前给我的,他说,若他出事了,这本本子一定要给你。”

白宇接过本子,他认识这本东西,算是朱一龙笔记本,藏着他一生的秘密。

白宇也不翻看,只是紧紧地盯着这本本子,不再说话

“对不起。”记者打破了死沉地寂静

“谈什么对不起,又不是你的错。”

“是我告诉了龙哥你的位置,如果不是我,他也不可能坐上那架飞机!”

“小顾,有些事情,是命中注定的,就如同我与他的相爱,你们与镇魂,与我和龙哥的相遇,当然还有那年夏天,他来找我,却未找到我,他生气了,自己躲起来了,不让我们再找到他了,他对事情都很执着,就算你不说,他也会来的。那年夏天对我来说是个梦幻童话,如今梦碎了,童话破了,你们,该出戏了。”

“我们出戏了,那你呢。”

“我?朱一龙他带着对你们对我的爱去了远方,我怎能出戏,他就算出,我也绝不,何况他这么没出息,愿意困在那个世界里。”

“龙哥希望我好好的,那我必须好好的,带着他的爱一起爱着你们,我们的女孩。”

“沈巍魂飞魄散,赵云澜祭灯,这些不是真的,你们相信他俩好好的,当然也得相信我和龙哥好好的。”

在搜寻遗骸的时候,搜寻人员发现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人脸已经看不清了,只看得见是两个男人,似乎是古装,背后是一片彩虹。

这张照片被官方发到了微博上

“如果爱有颜色,一定是彩虹色的”

白宇转发了这条微博

只评论了一句话

“我的爱包含了一个心略大于宇宙的你”

以后 @唐筱云 就负责帮我改文啦!!!


【朱白\RPS】我的心略大于整个宇宙

@顾笙弦 的联文,大晚上的就不要打人了。
捉虫: @唐筱云
今晚是朱一龙三十九岁的生日,本来朱一龙是应该在公司等候安排的,距那个使他爆红的夏天已经过了十年。

————陕西郊区的某个角落

“小白……,你,不要说这样的话……好不好?”此时窗外的天空已经阴沉下来,屋里的灯暗及了。房间里没有一件完好无缺的东西。屋里的两个男人沉默不语,一个男人坐在阳台边,窗外时不时的雷声伴着闪电将男人阴沉的脸庞衬得更加阴暗,

“哥哥,我累了。放手吧。”白宇看着渐渐阴沉下来的天气,慢慢地把手从朱一龙的手中抽出。“哥哥,从17年到现在27年,我陪你走过了十个个春夏秋冬,我曾多次想过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你说我勇敢,我却无能,我不敢和你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街道上牵手,接吻。我没办法改变这个世界,但我能改变自己,对不起哥哥,我们分手吧”

朱一龙看着窗外迟迟不下雨却阴沉沉的天空,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势。朱一龙脸上的表情在闪电的衬托之下更加显得忽明忽暗阴晴不定。朱一龙似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勉强笑了笑。将白宇的手再次握住,对着白宇哽咽道:“小白,宝宝……我,我们,不闹……不闹了,好不好?我们……可以去国外……我们,我们可以做你想做的任……”朱一龙的话没有说完就被白宇打断了,白宇将朱一龙推开冲着朱一龙吼道:“我没开玩笑!朱一龙,真的。我们,结束了……”可是朱一龙却还不死心,向白宇走过来。朱一龙脚上因为地上零零散散的家具的碎片变得触目惊心。但是他却像是感受不到疼一半,继续向白宇靠近,白宇看到朱一龙的脚,不禁转过了头,对朱一龙说:“哥哥,三个月……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忘了我……”

白宇说完,便离开了这个他和朱一龙住了五年的房子,雨越下越大,白宇把伞扔在路上,让这场雨肆意地开始打湿自己,他看着眼前逐渐模糊,他不知道是泪还是雨,只知道自己的心很痛,他靠在路旁的墙上,缓缓的滑了下去,蹲在那里,抱着头痛哭着,这是他发泄情感的一种姿势,上一次他这样的时候朱一龙会抱住他,给予安慰,并且说上几句朱一龙自己都觉得肉麻的情话,可是如今,再也不会了,朱一龙再也不属于自己了,再也不会有人会抱着自己说着情话,再也不会有人会因为自己不吃饭,不注意保暖和睡眠而对着自己发脾气了。

朱一龙看着自己的脚,目光渐渐冷下来,他本身与世隔绝,因白宇一人拉入凡尘,与他哭与他笑,如今白宇说分手,自己又能做些什么,发微博宣誓主权?哦不,他们已经分手了,再也不可能宣誓主权。朱一龙不怪白宇,他知道这接近十一年里,两位为了对方都付出了自己的真心,但逐渐网络的暴力,是他没有保护好白宇,是他没办法在护住白宇,不让他受到一点一滴伤害。白宇累了,他想要的是让白宇幸福而不是把他捆绑在身边。朱一龙看着对面墙上挂着的一幅画,那是白宇和朱一龙在化妆室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他看着那幅画,静静的。

“白宇,就算你不在属于我,但我怎么可能忘记你”

————三个月后

在朱一龙的39岁生日过了三个月,白宇走了,没有留下任何的话,一个消息,或是……一样东西。白宇走的很突然,是在他接受完最后一个采访,采访过后,白宇就再也找不到了,就像是突然消失,但又向预谋了很久,找不到一点消息。

与此同时,朱一龙的微博发话了,朱一龙和自己儿时的玩伴订婚了。过了一两个礼拜,朱一龙拍的新剧也播出了。到了营业期,朱一龙也理所应当的接受了采访,回答了几个问题后,记者突然问道:“居劳斯,你喜欢吃芒果么?”朱一龙的脸色不可察觉的变了变,回答道:“很喜欢……”主持人又问:“那居老师,还喜欢什么呢?”“我……喜欢夏天,小半,唯一。”朱一龙悠悠答到,眼底却闪过一丝无奈。记者看着朱一龙憔悴的脸庞说到:“那么,最后一个问题。居老师什么时候结婚?”朱一龙沉默了,但是过了一会还是回答道:“6.13。”

采访结束了,记者慢慢地整理着采访稿子,整理结束就看到朱一龙静静地看着窗外,发着呆,“居老师?”记者小心地喊着朱一龙,朱一龙慢慢地把头转过来,眼眶已经有些通红,他揉了揉眼睛,有些抱歉地说到:“抱歉,想到当年的事情了。”记者慢慢地走到朱一龙身边,拉开一张椅子,对着朱一龙微微一笑:“龙哥,我想问你几个问题,以粉丝的方面。”朱一龙愣了一下,突然看到记者的手机亮了一下,手机壁纸是当年他和白宇在快本的三鞠躬。

“问吧,我们的女孩。”

“看来龙哥已经知道我是镇魂女孩了,我其实还有一个身份,我是北北最后一次采访的记者。”

“嗯好,你问吧”

“龙哥对于当年镇魂的想法”

“很幸运在那个年纪遇见了这部剧”

“你喜欢我们镇魂女孩吗”

“你们和那部剧都是我的一个礼物”

“那你喜欢白宇吗”

“…”

“我那次采访北北的时候,我真的只有一个感觉。”

“…”

“他活成了你,不,不对,他活成了扮演沈巍的你。”

“我知道”

“那么我在问一遍,你喜欢他吗,甚至是那种上升到男女之情的爱”

“…不论是那年夏天,还是现在,我依然爱他。”

“那…为什么要订婚,你不怕他伤心吗”

“因为是他不要我了,是他亲口对我说他累了。”

记者打开自己的手机,把一条消息发给了朱一龙。

“我不知道你们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我可以看出来,他爱你。这个地址,是当初他走的时候发给我的,他当年忙的时候从没去过冰岛,如今他一个人去,我相信他也是不快乐的,他走的时候,笑得很凄凉,不带着一点人的生气”

“我当初一直觉得是你出戏,而他没出戏,但如今一看,你已经把沈巍溶入了你的生命里,你不想失去他,就如同你不想失去白宇一样,他对你来说很重要,而你们对我们来说也很重要,我们想要你们过的好,如今我们只希望你们可以追求自己的爱”

“去找他吧,龙哥”

朱一龙看着手机上的地址,脑中不断浮现出刚才记者的话和白宇最后一次采访的样子,是,他是没有放下,可白宇呢。沈巍和赵云澜敢互相打赌互相有再一次见面的机会,但他不敢打赌,他怕他在一次走向白宇的时候他依然会把自己推来,毫不留情的。

可在听到了有关白宇的消息之后,朱一龙还是第一时间就用手机定了去冰岛的票,在去机场的路上,朱一龙一直在想,要是白宇见到了自己,会是什么样子的表情呢?他会开心吗?会激动吗?……

怀着这样的心情朱一龙上了飞机,到冰岛的时间较长,朱一龙选择睡了一觉。睡梦中的自己和白宇一如既往地好,白宇拉着自己的手叫哥哥……可是一下子白宇的表情变了,变得狰狞,朱一龙听到白宇对自己恶狠狠的说“你不应该来这里的”。朱一龙醒过来却发现飞机晃得厉害,机舱里的安全气袋已经一个个的掉了下来,一旁的空姐在给慌乱的人群递纸和笔,朱一龙还没有反应过来,问到:“请问发生什么了?”一旁的空姐看着朱一龙慌忙的解释:“我们的飞机遇到了强气流,可能,到不了冰岛了,先生,如果有什么要对家人说的就赶快写下来吧。”朱一龙沉默了,却又自嘲的笑了笑,‘终究还是见不到你了么?’朱一龙想,想着慢悠悠的写下了字……

————————

冰岛这边比起北京可算是冷多了,白宇经常独自出门看极光,他自从来了这里之后就开始变得不爱说话,所以也没有多少人会和他联系。只是今天,他的心跳的厉害,回家时他看到一个邮差站在自己的家门口,心却不由得慌乱了起来。邮差将信递给了白宇后,用英语说了一句‘我感到很抱歉’就走了。白宇惊慌的打开了信,信上只有一句话————我的心略大于整个宇宙,落款为朱。

End.